致谢辞

【朽木朝春】
楚辞生,请多指教。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目前学生党比较弧,放假后活跃啦。
欢迎各种私聊。

夜雨声烦烦烦烦烦——!

归个档,名朋5120夜雨声烦
名朋的小伙伴找我玩啊
吃王夜,一夜也是可以的!(一枪穿云一叶之秋都没问题!
私心黄少天tag



*关于自己

“啊?你说我话多?哎哎哎你搞错了话多的我的mas!对对对黄少天!嗯嗯我还是习惯叫他黄少的。
“黄少的垃圾话我学不来的!真的!相比起垃圾话我更喜欢战斗!刃锋划入肌骨发出美妙的撕裂声,剑身沾染上绝妙的淋漓鲜血,战斗的一切都是我喜欢的。
“我去百花缭乱你闭嘴!!你才变态你的百花式打法才是!好看个什么啊闪死了!!喂——!去你的居然突然向我丢手雷你也太没节操了吧!!!
“咳…!正经自我介绍呢百花缭乱你离我远点。

“………………王不留行你说谁话多。”



*关于王不留行

和王不留行聊天真是讨不到一点便宜。

那家伙对着我说话总是语气不善,他说这是因为我摧残掉了他许多魔植。呸,我信个鬼,多久前的事儿了,真记仇。

他说有一次因为我在他那里待了一整天,导致他的一株魔植都焉了。我没明白这关我啥事,他告诉我说是因为我话太多。
我说你们魔道学者虽然是搞科幻工作的,但也不带这么诳人的吧。结果他看都没再看我一眼对我说了句、
我这是魔植,你以为?

上次去他那里结果不小心削了他一棵植物,理亏,被他用扫把撵了出来。然后我抬头就看见他在门上挂了个牌儿,夜雨声烦不得入内。
不对啊这哪儿来的牌儿?我觉得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瞧他那一气呵成的动作,肯定预谋了很久!
于是我决定先回蓝溪阁,等他揭了牌儿我再过来骚扰。



*关于一枪穿云

我很喜欢和一枪穿云聊天。他话不多,但是会十二分的专注聆听我说的每一个字。
有时候我说着说着得不到他的回应,转过头去就见他一手抵着下巴,眉微皱起,倏的又舒展开去,然后抬眼来看我,声音温软的回我一个嗯。
其实我有时候也就说些有的没的废话而已。这人每次都是这样,认真听了再认真想,最后再认真的回应我。



*主人

一叶之秋换了主人。

那天他往我们蓝溪阁跑,来找索克萨尔干架,结果没碰上,索克萨尔带队去了,我留守。我说一叶之秋你也太不厚道了,你伤心干啥来找我们队长撒气。
之后我俩就打起来了。打到一半他突然开口问了我一句,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主人不再是黄少天?

突然这么一问搞得我有点懵,然后就被他一个天击给戳中了,接着又是一串连击,残了血。我连忙挥着冰雨给他砍回去,倒是忘了去思考那问题。之后索克萨尔回来问的时候才想起来。

坦白说我真没想过我的主人不是黄少了之后我会怎样,可能会去找一叶之秋打回来,也可能拖着索克萨尔去大醉一场,说不定还会大着胆子去砍王不留行几棵魔植。
不过现在黄少就是我的主人,他正值当打之年,我想那么多干嘛。



*关于黄少的气泡

我觉得黄少的垃圾话还是少一点比较好。每次话太多导致气泡过大别人都看不见我英俊潇洒帅气的脸了!

上次去霸气雄图找百花缭乱瞎唠嗑,结果在他面前站了半天他楞是没反应。我还在想不对啊我这凑得都快贴他面上了怎么会看不见呢,他突然一脸恍然的喔了一声然后开始骂骂咧咧,靠夜雨声烦你来了怎么不出声啊搞得我差点没认出来!

………………我靠原来我不说话你就不认识了啊?!对手爱呢我一冰雨砍死你啊!!!



*感冒

奇了怪了我身体一向很好居然感冒了。索克萨尔建议我去买点药,于是我寻思了一下,抬脚往中草堂去了。

“大夫,抓点感冒药呗。”
“没有,请回。”王不留行冷漠的声音从屋子里飘出来,看样子是没打算给我开门,准备让我杵门口吹冷风。好恶毒这人!
于是我一屁股坐在了他门口,然后开始不停絮叨——

“我说王不留行这牌儿你准备啥时候揭?”他门上还吊着上次轰我出去时挂上去的牌儿,写着夜雨声烦不得入内那个,看样子他是不打算揭下来。
…他不理我。

“我王不留行,我可是病人!”
“你们中草堂怎么会没有感冒药?”

“那你们蓝溪阁是不是武事堂?少林寺?”
你信不信我破门而入。



*来个穿越

究竟是谁说的穿越这事儿忒浪漫的?你来试试被板砖拍个正着啊!

这次不走运,抢boss和兴欣对上了。混战开始后我就悄悄摸在了一旁等待时机,流云在前面冲杀,帮我分散敌人注意力。结果谁知道人群中迎着我就冲过来了一个人,顺着一把抛沙就给我丢了过来。我去我躲得这么好怎么会被人盯上的?连忙闪开了攻击又转了头去,一看那人模样,包子入侵。靠,肯定是君莫笑那混蛋玩意儿派来的!
之后就打在了一起,就当我预判他要一个膝袭过来,连怎么对付都想好了的时候,一板砖就着脑门子给我拍了过来。不是??我说臭小子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着调啊?!来不及闪避只能硬吃,好死不死50%的晕眩触发。靠。

眼前一黑,结果脑补的各种拳打脚踢都没有招呼过来,连耳边杀杀打打的声音都没了,我还听见了姑娘的声音!没有错肯定是姑娘!
一睁眼世界都变了。我记得我们抢boss明明是在野外的这怎么一下子变成城市了啊?等等等等姑娘们你们干嘛对着我拍照?
我抬手想要捂个脸装装羞涩,哎我去,姑娘们拍得更起劲儿了。

不是??我这是到啥地方了啊?

朝四周望了望终于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一个标志。——身后的建筑物有个眼熟的标志,就跟王不留行挂他们中草堂大门上的标志一模一样,旁边还有一排字,是王不留行以前有说过的微草俱乐部。完犊子,我这是掉进敌人大本营了吗?
仔细想想王队应该能够帮帮我,总比这样杵在大街上好。一路过去又被不少人拉着合影,嗯嗯嗯照吧照吧姑娘们真可爱。

然后就被门口一脸凶相的人给拦住了…。嘴皮子都快给我磨破了,他楞是不让我进去。
“喂别太过分了!!我又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找王队啊让我进去一下下就好啊!!别挑战我的耐心啊你!!!”
“你找我?”我刚嚷完身后就传来了声音,转头一看,是个大小眼,照黄少说的那这人应该就是王队了!

结果我还没开口,一个熟悉的声音先从王队旁边响起——
“我靠靠靠靠靠夜雨声烦?!!!我说刚才游戏里你怎么不动了,没想到你居然跑出来了!!你咋跑出来了啊刚刚的boss就这么被叶修那群混蛋抢走了啊你知不知道!!”
……黄少你好过分,委屈。

“我也不知道…被板砖拍了之后就掉在了那边大街上。”我抬手指指对面的街,再转视线看着黄少,企图用眼神控诉他。
“问题解决了就好,期待明天与你们的比赛。”
“王队客气了。好了少天,问题的原因也找到了,难得见到夜雨声烦本尊,你们好好聊聊。”
我觉得要不是喻队在一旁镇着,黄少早扑上来咬我一口了…。

不过也就当时。黄少还是最好的mas!他带我去吃冰淇淋,还给我一张账号卡让我玩荣耀,说是作为他的账号卡,应该很强才对。
事实证明我能挥动冰雨却无法驾驭键盘鼠标。
最后是被黄少举着夜雨声烦,也就是我自己的账号卡,啪嚓拍上我脑门子把我送回去的。那动作跟包子入侵挥板砖似的,一股子流氓劲儿。



*关于索克萨尔

第一次见到索克萨尔是在一场boss战里,我摸在蓝溪阁的精英团里猥琐。
那时候的索克萨尔比现在猥琐不知道多少倍,后来他有跟我解释说受主人影响嘛,我不太信。一叶之秋老说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我又一直觉得心脏的都挺猥琐的,你看看一叶之秋。
咳,回归正题。没过多久后我就跟着索克萨尔混吃混喝了。嗨,还真别说,跟着他混待遇真好,又有boss抢,又有一叶之秋可以打。

后来他换了主人,主人斯文,他也跟着装斯文。前期装得不够味儿,整个一斯文败类。想要骂脏话又极力忍住挤微笑的便秘表情看的人挺怵。
再后来我和他一起登上了赛场,要打败的对手好多啊!我记得第一次比赛的赛前,索克萨尔有问我咋话突然变少了,我是放屁我话一直都很少好吗。他不置可否的对我笑,说有我在呢。
他倒没食言,那之后他就一直在我身后、那词儿怎么说的来着,哦对,运筹帷幄。

听黄少说外面的人好像称我们为剑与诅咒来着。嗯,挺帅气的嘛,本剑圣喜欢!

囤一下。

★黄少天使用说明

“如果发生了故障,请给予我一个拥抱。”

★银杏。

★喻文州是帝王啊。

★笑起来的黄少天会发光。
  这要命的悲情男二号。

★张新杰、张新杰,偏生是个讲道理的流氓!

★龙(原_同)

★戏子(原_同)

_“            ”

摘纪录:

我所有的自负皆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我的软弱,嘴里振振有词是因为心里满是怀疑。
——《坦白书》马良

【叶黄】杭州今日有雨

刚下飞机不久,天就开始淅淅沥沥的飘起雨来,在要不要买伞的问题上根本不做纠结,叶修抬手拢了拢衣领子,快步离开了机场。

等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快中午,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哎,小妹儿,老板娘呢?”叶修一手胡乱擦着被细雨打湿的头发一手屈指在前台轻敲两下,出声问了前台小妹。
前台小妹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看韩剧,听了声音抬手见是叶修一脸恍然的喔了一声,“是叶哥啊,陈姐应该在无烟区哪个角落吧!”小妹话刚说完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神神秘秘从柜台里边探出半个身子来凑在叶修耳边小声道,“哭着呢。”
“哟,哭着呢?谁敢让我们老板娘伤心呐!”叶修听了半惊奇的问道,小妹摇摇头,说这她就不知道了。

最后叶修在C区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陈果,怀里捧着一包纸时不时抽一张出来就往通红通红的眼睛鼻子上一顿抹,肩膀也在微微的抖,叶修拍拍有点湿了的外衣然后往她旁边一坐,“哭着呢,怎么了这是?”
陈果起先没听见他话,在那儿一个劲儿的哭,直到叶修无奈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才让她回神,谁想转过头来看见是他开口第一句就是“他怎么也退役了啊!?”
叶修一下子没恍过来,扭头看了陈果屏幕才明白过来,联盟剑圣黄少天宣布退役。叶修一下子笑起来,“这不很正常嘛,他也老大不小了不退役干嘛?”
“可是和他同一时期的喻文州张新杰这些,还有沐沐,他们不都还在吗?怎么他先走了啊?”陈果一边嘟囔一边又扯了一张纸狠劲儿擦眼泪,大概是哭得有点狠了,声音沙哑,还瓮声瓮气的。
“这个啊,很正常啊,喻文州张新杰他们这种搞战术的和黄少天这种主攻手区别还是挺大的,我看黄少天这几次比赛的确感受到了他状态下滑,不过这小子退得倒是干脆。”叶修在一边支着脑袋一边给陈果说,末了挑眉对陈果喊委屈,“嗨我这刚从B市过来老板娘你都不先欢迎我,黄少天退役看把你伤心得。”
“我只是觉得……黄少天都走了之后是不是大家都会走光了……这样一想就难过嘛!”陈果发泄似的蹂躏起手中的纸团,转头用红彤彤的眼睛盯着叶修看,“你不说我还忘了,你怎么来了?”
“迟早的事,舞台总要留给年轻人。”叶修眉眼微垂,轻声道。“喔,我回家之后老头儿让我跟着叶秋在公司干,我没太大兴趣,就来你这儿找点事儿做。”叶修又笑起来,有点猥琐,“现在队里指导是老魏吧?哥来抢他饭碗咯。”
“抢饭碗这种事你自个儿去和老魏抢去,我可不管。”陈果闻言摆摆手示意叶修自个儿去找老魏,别打扰她继续伤感。叶修听了也起身就往外走。
“那我先去上林苑啦老板娘你慢慢哭嘞。”
“去去去嘴碎吧你。喔对了!君莫笑在沐沐那儿,目前来看那账号除了你估计是找不到人可以用了,你留着吧。”
叶修头也不回向后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也不管陈果看没看见。

出了网吧微凉的雨点就往叶修脖子里钻,这雨还是淅淅沥沥的,没转大也没见停,叶修缩缩脖子继续往前走。
还没进门就先听见了里面魏琛的大嗓门,也不知道是这公寓隔音不行了还是魏琛太行了,叶修一边想一边敲门。开门的是苏沐橙,见是叶修惊讶的咦了一声,堵在门口就开始问东问西直到里面方锐问门口是谁。
嘘寒问暖这种情况在叶修与这群队员之间好像是不存在的,而魏琛知晓了叶修的来意后更是嚷嚷着要叶修出去。

“嚷什么嚷什么,哥这不是给您老人家分担压力嘛!”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胡扯,然后往苏沐橙那边去取了账号卡顺道就在她旁边的空位上上了游戏,间隙间瞅见了苏沐橙也在看黄少天的退役新闻发布会,心下微动问了句,“直播?”
“回放,昨天的事儿,没来得及看。”苏沐橙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屏幕,突然身子一正满含笑意的道,“少天这一走文州可就寂寞了。”
“叫你别跟戴妍琦瞎混。”叶修抬手在苏沐橙脑袋上一拍,“他这一走,整个联盟倒是清净了。”苏沐橙连忙捂住自己的头抗议说才没有瞎混,抬头见叶修从怀里掏了烟出来就准备点上,连忙把他赶到窗边去,让他抽完了来。

叶修笑笑不做言语,缓步来到窗边点了烟叼上。窗外天空灰蒙蒙一片,一点没有大中午的样子。雨继续下,和着风越过窗台打在他脸上,带着丝丝泥土的气息。叶修伸手在衣兜里掏掏找出了手机,是之前国家队集训时苏沐橙执意要他买的。
叶修盯着窗沿眸子微动,半响后呼出一团白烟来,在烟头忽明忽暗的烟雾中将手机举到了耳旁——

“退役了?”
“没什么事儿,H市今天一直在下小雨,你那边呢?”

【叶黄】哥居然被掰弯了。

“认真训练别去看黄少天!”
这是叶修这几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至于原因,就要从那晚聚会说着走。
黄少天喝醉后骚扰叶修,之后蹭着蹭着就睡着了,还扒拉得紧,那晚硬是让叶修提前结束了游戏去休息了,拖着黄少天一起的。谁知第二天等叶修起床后发现,来庆祝的人都走了,黄少天还在。
“唷,该不会是在等哥送你吧少天大大?”叶修想也没想直接撵人。
“……………………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个不要脸的居然就这么撵我走!!我在这儿多待几天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老板娘等没意见你的意见不算数!”
黄少天喝醉了不会断片,原本大早上起来了还处在“莫名其妙给叶修表白了”的尴尬中,结果叶修开口才一句话就让他将那点扭扭捏捏的小羞耻心抛到了脑后。都是大男人,告个白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黄少天这样想。之后黄少天就赖在了兴欣,理由是“反正工作已经请假了,在这里玩几天当度假。”
而黄少天的目的也挺明显的——把叶修追到手!既然发现了自己喜欢叶修,那就追呗,他黄少天可不是小姑娘,既然一时失口告白都干了,那追个人完全没什么干不出来的,对象是男人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叶修就惨了。
黄少天时不时的就跟着叶修去看青训营的后辈们练习,导致大家围观剑圣以至于分心。腐女的力量是强大的,叶修旁边的位置陈果果断的让给了黄少天来坐,于是叶修耳根子不清净了,黄少天不仅天天嚷嚷着“喂喂喂本剑圣喜欢你啊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还要冷不丁的在叶修脸上来个偷袭,最近的一次黄少天凑过去一下子印在了叶修唇角上,吓得叶修手一抖游戏里角色也连续两个抖动跟抽搐似的,黄少天还很没脸的嘲笑起来。

“过来帮忙刷个boss。”叶修这边得了斩楼兰的消息,一下子三个boss刷新,想要都兼顾还真有点难,边上就坐着这么个大高手,如果不用起来那就不是叶修了。
“好啊好啊哪儿的?”刷boss这种事黄少天当然不会拒绝,和叶修一起刷boss这种事现在的黄少天当然更是不会拒绝。
最后分配下来的结果是叶修带两个公会黄少天带两个公会,兵分两路。
“我次奥!!干嘛一下子刷那么多boss啊!!”黄少天怒。
“boss多挺好的啊!”
“其实我们可以两个人去抢一个boss,这些人合起来去另一边。”
“输出不够啊少天大大!”
“……………………”
黄少天不说话了。叶修偷闲看了眼那边黄少天的屏幕……惨,太惨了,黄少天跟砍萝卜似的在哪儿疯狂砍砍砍,还带着一堆文字泡嘲讽。
叶修从那惨不忍睹的屏幕上移开了视线,落在了黄少天的脸上。游戏打得激动导致身体一晃一晃的,刘海也跟着一晃一晃的,眼睛盯着屏幕上的目标转动,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彰显自信。嗯,认真的黄少天看起来挺可爱的嘛。叶修心想。
随即又想起来上次因为黄少天的偷袭而搞出来的抽搐,叶修眉目一沉,头一歪就往黄少天那边靠了去,就像黄少天多次对叶修做的一样,叶修一个亲吻落在了黄少天脸上,还伴随着一句调侃——“打这么狠不会是想着一会儿还奔过来和我共同战线吧?”
黄少天的手如叶修所愿的操作失误,一个剑客大招就这么浪费了,紧接着叶修就看着黄少天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一手指着叶修一手捂住脸,卡了半天说不出来。
“发什么楞呢你快被围死了啊少天大大。”这边叶修早就坐正了身体,抬下巴指指黄少天屏幕示意他再发愣可就要挂了的事实。黄少天连忙坐下来抢救,不过眼神时不时就往叶修这边瞟。

最后黄少天这边比叶修先收工,这也的确多亏了黄少天最开始那怒气满值的砍杀。所以黄少天开始正大光明的盯着叶修看,越看脑袋就凑的越近……
“再凑过来就要撞屏幕上了少天儿。”黄少天被那句“少天儿”喊得一愣,这边叶修已经转过了头,原本操纵鼠标的手摁上了黄少天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上去,这次终于不是擦边球的偷袭,黄少天觉得嘴里弥漫着很大一股烟草味,让人发晕。

“大神!!?你怎么不动了啊大神!”
“快快快把大神那边的空当补上!”
“大神受到攻击了啊快快快牧师!!”
最后叶修耳机里的咆哮传进了黄少天耳中。

——————
“老叶你要被围死了。”
“呵呵,怕啥,这不还没死嘛。”

【鹤一期/学院pa】冬天都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前后左右都是情侣,啊不,就连斜角的都是,可恶,太可恶了。

“鹤丸学长?鹤丸学长?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啊,在想谈恋爱啊…”

话刚出口鹤丸国永就后悔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声音的主人是谁。猛的抬头果不其然他看见了一期一振半惊讶半疑惑的表情,眼神里的询问意味就差凝成实质了。
鹤丸国永暗道不妙,好巧不巧让一期碰到了,赶紧抬手挠挠自己的头发尴尬的笑道:“哈哈哈是一期啊,你怎么来了?也太巧啦正好碰上我在想糟糕的事情…”

“的确是糟糕的事情。”一期一振轻轻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然后想起来自己从楼下特意上来找鹤丸的目的,眼神突然飘忽起来:“我……那个,……请问学长你周末有空吗?”
一期一振像是给自己壮胆子一样突然大声问道,着实把鹤丸吓到了,看着一期那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又忍不住想笑:“周末吗?当然是有空啦,一期是要和我约会吗♪”
“不,不是!我……!”一期一振顿时脸通红急急的解释:“是和三日月学长打赌输了所以被这样要求了!请鹤丸学长周末和我一起……”
“一起?”
“……约、………………约会!”

所以说明明还是约会嘛,鹤丸国永忍住手不去捏一期一振脸,果断的答应下来然后目送着一期一振离开。手里的自动铅笔被按得“咔嗒咔嗒”响,随手在草稿本上画了个某人的头像然后狠狠的在上面打了个叉,“切……谁让你擅自帮忙了啊臭老头。”
虽然嘴上是这样抱怨着三日月宗近的自作主张,但是上翘的嘴角毫不客气的拆穿了鹤丸国永现在的雀跃情绪。当然,鹤丸国永才不会去想为什么一期一振会和三日月宗近打赌,最后的结果很棒就对了。

“啊,在想谈恋爱啊,和一期一振一起。”心情好好的一手撑脸,鹤丸国永自顾自的将刚才没说完的话补全了。

等到放学后鹤丸国永还没来得及起身收拾课本,一串哒哒哒的急促脚步声就由远及近传了过来,最终止于鹤丸国永的身后。同时一个元气满满的声音响起——
“鹤桑鹤桑!我带男朋友来见你了哦!”
而说出来的话实在是让鹤丸国永觉得五雷轰顶。
“小贞?男朋友是…怎么回事啊!?”还有为什么会是男朋友啊?!难道已经自暴自弃的沦落为下面那位了吗??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还有还有为什么是说带男朋友来见我啊?好吧我是最年长没错啦…这种见家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鹤丸国永内心戏一刻不停,头顶布满了问号。看着在太鼓钟贞宗旁边安静而立的少年,鹤丸国永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他当初要带小贞去搞那个劳什子的“认亲”。

物吉贞宗在一旁听着太鼓钟贞宗兴奋的为鹤丸国永介绍着自己, 时不时的还点头附和一下,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有变。
鹤丸国永伸手揉上太鼓钟贞宗的头,非常恶质的将他头发揉得乱糟糟,在人抗议的嚷嚷声中笑出了声。

鹤丸国永回到家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控诉光忠带歪了小孩子,然后得到了烛台切光忠一个灿烂的微笑。
鹤丸国永认输。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的事不是秘密,鹤丸国永反倒挺羡慕他们,反观他自己和一期一振……鹤丸国永为自己的进度条叹了口气。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鹤丸国永对着衣柜发起了愁,周末应该穿什么衣服好?太正式好像也不对?……最后鹤丸国永晃了晃头仰躺在了床上,放弃无意义的纠结。一切照常就好,束手束脚的才不是他鹤丸国永的风格。
顺手从书桌上拿下日历,提笔在周末那天做下了标记——“向一期表白❤”

【叶蓝】叶神,今天我生日。

许博远感到很郁闷。至于原因,他瞟了一眼屏幕上晃来晃去的彩色身影不想说话。
挂在墙上的钟时针指向十,已经十点过五分了,再过一个小时五十五分钟就是许博远的生日。嗯,现在还有一个小时五十四分钟。
许博远看着那晃动的人影又一次叹气。

游戏里的同伴已经招呼开了,笔言飞他们本就和他是在同一地方工作,早在上午的时候就已经神神秘秘的了,说着什么“生日这种日子虽然咱老蓝是老大不小了但是也得有礼物不是?”然后几个人背着他也不知道在筹备什么surprise。
许博远的确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过了二十几个生日了不能说是腻了但是也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满是兴奋劲了,就好比现在,他仍然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但是今年不同,有一点不一样了。
原因还是屏幕是那个人影——君莫笑。

他和叶修的关系早已经确定,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许博远的生日。
有了恋人果然还是不一样,许博远心想。他已经期待了一整天了,更甚至是两天前,三天前,一星期前,他就在期待了。
时间就快到了。

还有一个小时,他听见身后传来砰的声响,转过头去就见一片彩带就呼啦啦兜头兜脸的落来。网游工作,工作室内灯光本就暗,许博远瞅见不远处有微光闪烁,向着他这边缓缓移过来,近了发现是蛋糕,不特别大,上面象征意义的插上两根蜡烛,毕竟插二十几根太多了些。没有想象中的喧闹,不知道谁起的头,他们唱起来生日快乐。
许博远的眼里映着蜡烛的微光,他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有点感动。

“祝我们一直以来沉稳可靠的蓝桥生日快乐!”
“又老了一岁了老蓝,之后也要一起并肩战斗啊!”
“蓝桥生日快乐啊,大老爷们的咱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但是!非常高兴认识了你这么个家伙啊,兄弟!”

在各式各样的祝福声中房间的灯大亮,许博远终于看清了那个蛋糕,上面写着“阿远生日快乐”,边上还画了一个笑脸,有点歪了,字也写得丑丑的。许博远将心中的那点失落放在了一边,笑着回着谢谢一边切了蛋糕。

等到每个人的脸上都被恶作剧的蹭满了奶油,这场庆贺终于结束。许博远一边吃着还没消灭完的蛋糕一边操纵着鼠标准备游戏,他们篮溪阁因为他的生日,刚刚的boss争夺战中精英们全部缺席,算是吹了。事实上有君莫笑在,这boss归属悬念不大。许博远等着最后五分钟过去,十二点过后有一些每日副本刷新,他准备去消耗一下副本次数。在神之领域里这些每日副本价值不太大,睡不着,当打发时间。
还有最后两分钟的时候,许博远这边游戏中有人来了消息,点开一看,君莫笑——
“干嘛呢?”
“副本门口等着刷新。”许博远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叶修,心中不免有点小期待,这还有两分钟不是?接着叶修过来的消息让许博远有点不懂了,
“你下来。”
“??”
“楼下,下来呗赶紧的。”
“!!叶神你意思是?!”

话到这里就断了,系统提示君莫笑已经下线,许博远有些惊疑不定,一面起身就往外跑,跑出去老远才想起来朝这边喊了一句“大春我有点事一会儿回来!”
许博远工作的工作室附近网吧不少,他刚跑下楼就看见了对面网吧门口站着一个瘦高身影,头低着看不清脸,嘴里叼着根烟,烟头火星忽明忽灭,一件大衣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里面一件立领毛衣,穿得一点不讲究。约摸是听见了脚步声,那人抬起了头,深色的眸子在街头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随后他抬手取了快燃尽的烟头,在撵灭烟头再将它丢进垃圾桶的时间里向着许博远招呼着——“没想到你这么快啊,这么想哥啊。”

“谁、谁想你了!?”许博远一边反驳一边朝着叶修那边快步走去,等他走近了还没来得及开口说点什么就被叶修拉进了怀里,他感觉脸上传来点点温热,叶修的脸也就此放大——
“喂——!??”
“奶油。我说刚才抢boss你们篮溪阁突然焉了,原来是在偷吃蛋糕呢。”
叶修的语气依旧懒散,可这在许博远听来实在是迷惑性极强且无解的药,许博远一瞬间有些失神,朝前主动蹭了蹭叶修的脸,然后窝进了他的怀抱,随后开口,声音闷闷的,
“叶神你怎么来了?”
“哦,这不为了给咱小蓝过生日嘛,我在这网吧待了一天就等这最后一分钟呢。”叶修一边笑着说,一边扯起自己宽大的风衣将许博远紧紧裹在自己怀里,许博远出来的急,外套都没拿,他怕他冻着,大冬天儿的夜晚寒气重。
许博远被抱着也不动弹,头埋得更进去了,这次的说话声里还有一点委屈——“我还以为叶神你不知道…”
“哪能啊,你看我这不提前就候着呢嘛。”叶修低低的笑,然后抬起一手摁上许博远的后脑勺让他抬起了头。
视线对上的一瞬,许博远看见了叶修只在面对荣耀时所拥有的专注,有过之无不及。叶修就这样看着许博远,良久终于出声,声音出奇的低沉沙哑——

“生日快乐啊远儿。”

【叶黄】恋爱吧黄少!

黄少天最近似乎是发现了新大陆,整天泡在网络里不出来。
黄少天迷上了同人文。重磅消息被蓝雨众人知道了之后对黄少天表示了嫌弃,黄少天很委屈。他很想解释这真的不怪他!!自从宣布退役之后他就变得很闲,虽然也经常去网游里作妖,但是毕竟也是开始老老实实工作的人了,所以、工作的时候真的是特别无聊,特!别!无!聊!!所以就入了同人坑一去不复返。

黄少天发现现在的妹子都特别可怕,瞧瞧同人文tag什么“叶蓝”“叶王”,苍天饶过谁,老叶是做了什么??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名为“叶黄”的tag。
黄少天表示他真的只是好奇才点进去的!!

不过身为正主,看着那些作者尽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写些与他还有叶修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他看得可开心。只是看了好多好多同人文的黄少天发现,妹子们大部分喜欢写下这么个意思是句子——
“叶修喜欢喊黄少天‘少天儿’,带着一分懒散,一分宠溺,喊得黄少天兵荒马乱。”

慌乱???还宠溺??老叶吗??黄少天表示不相信。果然完全不能理解妹子们的脑回路。

过了没几天叶修突然给黄少天来了消息,让他们这些退役选手去兴欣,大家一起聚聚。黄少天当时就乐了,这肯定是苏妹子说的,叶修哪里想得到这么多。
那晚到场的人不少,兴欣的都在,韩文清、张佳乐等等等等都来了,这一晚兴欣网吧直接被他们包场。陈果说,难得聚一聚,当然要尽情嗨了!

黄少天他们到的时候大家都嗨起来了,都是熟人黄少天哪里有什么见外,直接上去加入了“疯子阵营”,其实就算是不熟他也不会见外的。
再之后的黄少天就有点记不清了,他只知道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犊子灌了他整整一瓶酒。于是他黄少天!联盟伟大的剑圣!光荣的!喝醉了。
倒也庆幸,黄少天喝醉了并没有发酒疯,反倒比平时更安静了不少,彼时正倚在一个椅子上瞎晃着脑袋,好像是在找什么人。然后他的目光就锁定了叶修。

“喂!老叶!”黄少天喊。
“……”叶修戴着耳机想要假装没听见。
“老叶你别装!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你肯定听见了!”黄少天不依不饶。
“……”叶修再次无语,然后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要和醉鬼一般见识,然后转过了头去问,“干啥干啥没看哥忙着呢。”

“老叶啊,叫我一声‘少天儿’来听听呗?”黄少天有点稀里糊涂的想起来他看的那些同人文,于是想要趁机验证一下。
可这话听在叶修耳朵里着实有些怪异,他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伸手先是取下了头上的耳机,然后掏了掏耳朵,再然后看着黄少天,有点惊悚——“你再说一遍?”

“我说!‘少天儿’!叫我‘少天儿’!欸我说老叶你是不是傻了,还是听力下降了,我跟你说这样可不好打游戏的时候……”

“好好好——少天儿,快闭嘴。”
叶修连忙开口打断了黄少天的垃圾话继续外溢,声音没什么波澜,有点急促,还带点嫌弃。
黄少天硬是从里面听出了点其他。
长期吸烟导致声音低沉沙哑,以一贯的散漫作底,辅以一点少有的认真神情,唇齿开合间念出的名字,舌尖抵上牙齿发出最后的儿化音。叶修说,“少天儿。”

黄少天突然有些相信那些同人文所写的句子了,因为此刻他感觉他的心跳快得有些不正常,血气翻涌快要窒息。
自己肯定是喝醉了所以产生了幻觉,产生了感知错误。这样想着,黄少天挪着步子在叶修嫌弃的眼神中往他身上蹭去,嘴里还在不停的嘟嘟囔囔——
“错觉错觉错觉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呢老叶你说是吧!所以说肯定是错觉吧本剑圣一定是因为喝多了才变傻了吧??哎哎哎所以说叶修你喜不喜欢我啊?不对我这么问干嘛我可没说我喜欢你啊!………………”

“少天儿,快闭嘴。”

[叶蓝]醋

…敏感词问题死活发不出来,走链接吧(……)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80569410940556

链接评论处取↓↓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Little Prince▼

             ♪-now sing this with me,
                     现在和我一起歌唱.
             ♪-you can be just the one you wanna be,
                     你可以成为任何一个你想成为的人.

-[父亲他对我很失望。]
坐在对面的金发男孩十指交叉平稳撑住下巴,碧蓝双眸看向窗外,平稳的说道。

遇到小王子的自己无疑是幸运的,可他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模样。身材高挑略感羸弱,金色发丝梳的规整,眸子里没有光亮,嘴唇抿紧不见笑意。
他已长大。

“为什么…?”顺着他的话头问了出声,那双一直未曾面向过我的双眸眨了眨,随后缓缓的转了过来——
-[你会成为什么人?]
他还是这样,从不会回答我的问题。……不过问题挺新奇,我的确从未想过我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说、我并没有想过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陷入长久沉默。
许是见我没有回答,他换了个说法——
-[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也许会是歌唱家,你知道的,我的嗓子不错。”
天生的优势所在让我毫无犹豫的这样回答道,随之想着又有些许不对,我又怎么能知道自己将会成为什么人呢,这事有着无限可能。
“…可能是任何人。”

             ♪-doctor, actor, lawyer or a singer,
                     医生演员律师或歌唱家.
             ♪-police man, fire fighter or a post man,
                     警察消防员或者邮递员.
             ♪-you can be just the one you wanna be,
                     你可以成为任何一个你想成为的人.

他再一次看向了窗外,许久没有说话。在我以为这便是今天的话题终结时刻时他又缓缓开了口——
-[父亲他对我很失望。]

他再一次重复着这一句,我知道他不会回答我,放弃了问他为什么。我想他会告诉我,…当然,没有十足把握。

-[父亲他走之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那眼神里充满失望。
-[我问他、
                        【您在失望我没有成为您的样子吗?】
-[他似乎更加失望,
                         我不明白。]

他说起了他的故事,语气里并没有描述中的困惑,眼神澄澈。
我在等着下文。
他低下头来,细长手指握住汤匙一下一下的搅动着杯中饮料,大概是在组织语言?我看着他将饮料一口喝光又缓慢擦拭唇角。……不会说了吧,再一次这样认为。

终于,他在我的动荡期许中开了口——
-[【我没有成为您这样的人,您很失望…对吗?】
                          我再次这样问父亲。
-[他甚至闭上了眼睛狠狠的摇了摇头,
                         【我很失望。是的,我很失望。】
-[【为什么?】
-[【你竟然想要成为我这样的人。】]

             ♪-why not president, be a dreamer
                     为什么不是总统?做一个有梦想的人.
             ♪-you can be just the one you wanna be,
                     你可以成为任何一个你想成为的人.

故事到这里没有了后续,他起身准备离开,擦肩而过时,我分明听见了他对我说——
[i hope i could inspire you,
           我希望我能鼓舞你的斗气.
you can be just the one you wanna be,
            你可以成为任何一个你想成为的人.]

             ♪-now sing this with me,
                     现在和我一起歌唱.
             ♪-be the one that you wanna be,
                     做那个你一直都想成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