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生

怀石逾沙

💨

这里记尚为完成的↓

点文 狂赌pa五虎退刀婶
春天
裂口女
樱落
隔物吻

楚辞生,请多指教。
此为个人记事贴。
没其他的,散了吧。

2016年6月初入刀剑乱舞语c圈。

2016年8月入名人朋友圈。

2017年1月入lof。

2017年8月开始活跃lof。

2017年9月暂退名朋,不知归期。

2017年的10.31万圣夜,和朋友吵架,大概算是吵架。不知道能否和好,有想要挽回的心思,但不知道该怎么做。甚至内心深处觉得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谓“尽人事听天命”吧。

2017年11.11 双十一参加模拟考,见识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同时更加渴望大学生活。以及重新补番《K》,迷上十束先生以及伏八,最喜欢伏见,发现自己是个坚定的病娇爱好者。另,《全职高手》小说恶补进行时,喜欢蓝河,特别特别喜欢!

楚辞生,请多指教。
初入lof是2017年1月,此将为我的记事贴。
会一直完善。

醒来时四周一片昏暗,是阴天。
仔细看发现面前有一大堆人,四周有数不清的碑,昏沉的天空压向面前一群穿黑衣的人,带着丝丝悲伤将他们吞噬。我透过人群看了去,发现那被围在中央的碑上赫然是自己的照片。记忆中是前几天刚照的,只是变成了黑白。
我感觉不到一丝悲伤,甚至抑制不住内心的雀跃,原本停止跳动的心脏被这雀跃牵引,欢欣鼓动起来。
我明明已经死去多时。

樱落[1]

接【樱落 序】

“我的名字是一期一振,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请多指教。”
于纷繁樱花中显现出身形,还未完全看清面前人一个温润的声音先传入了审神者的耳中。
出现在一期一振的面前的是一位身材娇小黑发散乱的少女,衣着显得稍稍有点不修边幅了些,而还未等一期一振开口与她打招呼,小女孩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大步上前就在一期的脸上捏了一把。
“没做梦……没做梦……一期,是一期!!”像呓语一般自顾自的念叨着小女孩甚至忘记了招呼一期一振就“噔噔噔”的跑出了和室,留下了一脸不明所以的一期一振。
女孩再次出现在一期面前的时候身后多了一大堆人。没错,是一大堆。
“一期哥!乱酱好想你一期哥!”
“呜……一,一期哥终于来了!太、太好了!呜……”
“大家都等好久了哟,一期哥。”
“……”
一声声哥哥将一期一振包围其中,一期一振耐心的哄着弟弟们,在抬眼间一期一振看见了一个倚在门口的白色身影,白发白衣,仔细看甚至连睫毛但是白色的,一双金色的眸子望着自己似乎看得出了神,那里面似乎还有一丝痛苦与眷念一闪即逝。
大概是察觉到一期的目光向自己看了过了,鹤丸眨了眨眼睛向着一期勾了勾唇角抬手无声的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去。
一期一边揉着弟弟的头一边觉得疑惑,他们的对视实在是短,他没能来得及看见那人腰间的刀剑,根本无从得知那是谁。更让一期摸不着头脑的是眼神,他的眼神太让人不解了。
摇了摇头甩掉脑海中的疑惑,重新换上温润的笑脸与弟弟们交谈着,一边跟随着那小女孩向外走去。

“嗨嗨——各位,新人是一期一振殿下喔——!”被弟弟们称作审神者大人的小女孩一走到廊道上就深吸一口气大声喊了出来。

这还真是……
一期的内心还没感叹完,一个略显低沉却又带着一丝轻灵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这还真是吓到啦哈哈哈,就算是一期,主殿也不用这样激动嘛?您说好的要在一期来时保持淑女的喔?”
身边的房间“刷拉”一下打开,白色声音就这样闯入众人眼中,宽大的白色袖子随着他抬手的动作轻轻摆动,鹤丸看着面前明显被自己吓了一跳的人嘻嘻笑了起来,抬起的手晃了晃向着人打招呼道,
“哟♪吓到了吗?哈哈哈那就对啦。”
“啊,鹤さん真是的喔,希望不要把一期殿下吓坏了才好。”
从白色付丧神身后冒出一个戴着黑色独眼罩的付丧神一边摇头无奈的说着一边抱歉的对一期一振说了一声抱歉。
“就是就是喔!鹤さん你真是的,话说淑女什么的那种事不要揭穿我啊!!”
审神者也一脸不服的附和着顺便抗议鹤丸毫不留情接触自己的恶劣行径。

“鹤さん是指……?”
一期一振在一旁听得迷糊。

“啊,我来我来!我来介绍喔!”乱藤四郎在一旁举起了手,脸红扑扑的,明显是因为哥哥来了高兴得不得了。
“这位刚刚我们已经说啦,是这所本丸的主人,审神者大人。然后这边这位,全身都白白的是鹤殿下喔,鹤丸国永殿下。在他身边的是烛台切殿下,烛台切光忠殿下。”
一期笑着揉了揉乱的头以作感谢,随即看向面前人温润开口“初次见面,一期一振。”

“初次见面,一期殿下。那么今后请多指教了。”烛台切独眸微眯笑着回礼,出乎意料的在他身边的鹤丸却皱了皱眉,半响也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转身回了房间,留下一期一脸疑惑。
“抱歉一期殿下,鹤さん他没有其他意思……”就算是烛台切在这种时候也一时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一期身边的弟弟们不知为何也一个个陷入沉默,还是审神者率先打破了窘境,带着一期继续去认识其他同僚。

而此时,鹤丸国永在一期一振的心中不可置否的“难以相处”的印象了。
一期一振甚至感觉,鹤丸国永这样的态度似乎只是对自己才有的,毕竟先前他对审神者的态度那样亲和可不是装出来的。
想到这里一期一振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鹤さん……?”
“今天太过了喔?就算是……也不应该对这位一期殿下这样啊……”
伊达部屋内烛台切看着用被子把自己裹成大白团子的鹤丸扶额无奈,大俱利伽罗坐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如果眼神里的担忧没有出卖他的话。

大白团子蠕动了几下,传出鹤丸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我知道啦知道啦。”
明明……不是初次见面。

💞——————💞
感觉有点乱……脑子晕乎乎的,凑合着看吧,我之后改改……
最后,愉悦。

怪谈pa——Ⅲ.

裂口女‖鸣狐
无cp向注意
励志写一个可爱的裂口女出来虽然现在都还没写到主题(……)
这回只是个过渡,超短打注意

◎——♡、

被尾随了.

上次看到的那个怪异女人,总是跟在自己身后.也不见得干什么…….
难道就因为没有得到自己的回答??是否漂亮…很重要吗.实在是不能理解.虽然这如同被监视一样的感觉不太好,但她什么也没有做,确实是没办法说她什么.况且和一个妖怪…道理应该是讲不通的吧?
倒不如说是自己根本不相信和妖怪能够讲通道理吧.

[呜呀…!鸣狐鸣狐!!为什么这么多天了她还在啊!!]
狐狸难得的压低了声音甚至从中听出了几丝恐慌,当然,更多的还是不理解.
就算是这样问我也不知道啊.自己也……完全不理解她为什么要尾随.
“……没有做出什么事来,没有关系.”
……大概.

十分不确定的回答着肩上狐狸的话上前几步牵过等在校门口的退的手,而另一边手臂则被乱扑上来一把搂住然后一同向家的方向走去.

“小叔叔小叔叔!跟你说喔乱酱得到了一张游乐园的票哦!是新开不久的游乐园喔!”
“只是好可惜的——!那天乱酱要上课,如果让一期哥知道因为游乐园而旷课的话会好惨的……”
身边的乱一边搂住我的手臂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边往自己手中塞了一张门票.
“嘻嘻小叔叔不要这样看着乱酱啦!是一个男孩子主动送给乱酱的才不是乱酱抢来的喔!”
……这样更可疑了吧.
“就这么决定啦!因为兄弟们都要上课所以都没办法啦,一期哥的话——比起让一期哥一个人超寂寞的去玩让小叔叔和小狐狸一起去再适合不过啦!”
“小叔叔一定要带着乱酱那一份好好玩才行喔!!♪”
……完全不给拒绝的机会.
[嗨嗨——!!鸣狐在说他很高兴唷谢谢乱乱唷!]
……………………多嘴的狐狸.

💞——————💞
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坑,慢慢来慢慢来……☜ntm

这么多也请阅愉!

战火已经席卷了大半个日本,我和和子的争吵从未间断。

“那就逃到瑞士去!”
那就逃到瑞士去、那就逃到瑞士去。和子极力想要说服我离开日本,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地方逃向他国。因为战争。
“没可能,和子。”
我的回答从来没有新鲜过。

然后不顾和子的愠怒披上大衣拿起相机便出了门,将一切糟糕事都关到屋里去。
虽然说拿着一个相机,但其实我并不是什么记者之类的职业,只是一个三流的漫画从业者罢了。相机的意义在于记录、

作为扼控两峡战略要地的北海道在战争打响后就一直是敌人的重点攻略城市。连续两年的战争已经使这里伤痕累累了…

嘿!看,看——那儿!
在那些正在巡逻的俄罗斯的士兵们周围,时不时的会有一两个,或者好几个女子一起,穿着极其暴露,故意搔首弄姿的在士兵面前晃悠。士兵们不敢违背上头的指示,这些姑娘们知道,他们不能拿她们怎么样的。
她们是在用这种方式反抗。
“还是换做机器人来吧!”她们笑着。
我从她们披散的发丝、裸露的大腿与勾起的唇角间看见了光。那是比洞爷湖的烟火大会的夜空还要闪亮的光。很耀眼很耀眼、

我企图将这记录进自己的相机里。或者狠狠刻进自己的眼底也好,然后回家让和子好好瞧瞧,这是我们的日本。
我对它所抱的希望从未减少。

也许是我的行为古怪,让和子越来越无法理解,越来越无法忍受,我俩的争吵日渐增多。
“和子,你可以一个人离开的。”终于我说出了这话。
这无疑是冷酷无比的一句话。世界各地危机四伏,让一个女人独自离开名[家]为的庇护所,这太残忍。
和子的脸色一变再变最终转身回了房间,她竟连骂我的话都没有了。

在那之后我仍然时常拿着相机出门,拍拍这里拍拍那里,所以和子的不告而别我丝毫没有发现。甚至在那之前也丝毫没有看出任何她将要离开的迹象,她的衣物只少了几件,其他什么都没有变,就像是她只是出趟门而已。或许她带走了存款,我不想去查证了。

我想是因为绝望和子才这样决绝的。
我再次拿起了相机。

樱落 序

樱花盛开的日子,本丸的大家总是会约着一起去赏花,在树下一起喝茶、聊天。

你有没有见过樱花最初的盛开?枝丫上的嫩芽还未发,忽然之间,整棵树就被层层叠叠的花朵密密麻麻的撑满,枝丫相互交叠,花朵汇成海,雪白的,或者淡淡的粉,铺天盖地地压面而来。他们竭尽全力地盛放,如此投入和果决,偏又如此脆弱:花期短暂,来去总是悄无声息;花瓣单薄,一阵风吹来,便飘离枝头,落得漫天飞雪般热闹又凄清。

年复一年,我总是如赴宴一般观赏这场盛大花事。
将自己完全的抛进这延绵不绝的花海中,任凭花瓣兜头兜脸地洒落下来。

这是属于樱花自己的盛放,朵朵或白或粉的花中,存放着我暗涌于心间的感情,寂寞而旺盛。

“您知道吗,如此热烈盛放的花朵,它们的香气却清淡到让人察觉不出来,明明花开恣意到极致,却又低调入骨,生命如同于白纸上划过水痕,不需要被任何人铭记。”

“这花…和您很像。”

每次立于这繁盛的花树之下,那久远的记忆便涌上来,挥之不去。

记忆中那个春末,为了制造惊喜而提早前来于此的自己,那一袭白衣依旧鲜明,遇见你的惊讶似乎于今都还能感受到,可为什么、你的模样我却早已记不清了…

“我和这花很像吗……为什么我尚未凋落,你却离我而去了…?”明知无人回答,却依旧不自知的低低询问出声。

“您果然又这么早就到了啊,鹤丸殿。”身后传来脚步声,伴随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嗯,习惯了唷。”轻启唇一笑,转头抬眼对上了他的金眸。

是你吗?让他到来,让我再次记起你的模样?真狡猾啊……为什么不是你。

“是这样啊。那么这次,您也准备了惊喜吗?”身后的付丧神应声询问。

“惊喜是不用刻意准备的哦。”扭过头去不再看他,伸手接住了一片落樱,凝视良久,

“一期一振,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我从不愿称呼他为“一期”,大抵在我心里,他始终不是你吧。耳边传来他的回答。那徘徊于我脑海深处的记忆,终是无可抑止的涌了出来——

我很早,很早之前便来到了这所本丸,除了出阵,远征,我还担当着主人的近侍,这些事对我来说都是特别新奇的,无论是到不同时代的地域出阵,还是忙着锻刀与内番的日常。

本丸的刀剑男士越来越多,本丸也越来越热闹,于是每年樱花盛开时,大家都会约着一起去赏花,就在这里。
我便是在这里遇见他的。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吓而早到的我,却没想到有人比我更早,他是刚来这里的,所以这里是我们的初识,在这绽放的十万狂花下。

之后便熟识起来,因为是新人,主上总是让我指导他手合,让我和他一起演练,出阵。

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习惯了和他一起,一起手合,一起演练,一起出阵。

我不明白我为何会有这样的感情,刀剑附丧神也会有所谓人类的感情吗?那时的我,并不明白。

每年春末,我依旧先于其他同僚来到这里,他也依旧先于我到来,这仿佛是我们无需约定的约定,只有这繁樱见证。

我不知道有些爱已经发生,并迅疾的成熟,而后永远的消失,消失在我的生命之中。

接着的一年又一年,这里再也没有他先于我到来的身影,无论我在这里等上多久。

这花,不知何时,成了我一个人独赏。
这场樱花般爱的盛宴,我终究是错过了。

我似乎是在陈述别人的故事,竟没有了丝毫触动,心似是蚂蚁爬过,不痛不痒。

“失礼了…请问,那位他是…?”一直静静听着的附丧神犹豫着出声。

唇角微勾牵出一抹浅笑,
“他也叫一期一振。”
“于我,他的确做到了”
“一期,一振。”

抬眼对上了他惊讶的眸子,
“你知道吗?”
“独自赏樱是会流泪的。”

💞——————————————💞
新坑
鹤一期鹤☜不知道一期会不会攻…咳。
取名【樱落】是因为我就是个取名废……。:)
这是序篇,以鹤丸做第一人称视角,写了一个一期二振设定。当然之后的人称视角会改变。
以及我不知道结局会是怎样……。嘛!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那么,祝阅愉。🐾

怪谈pa——Ⅱ.

◆.刀剑乱舞
▼.怪谈paro‖裂口女
▲.鸣狐
●.无cp向无cp向!!

◎——♤、

尽管已经习惯了接送侄子的日常,可…自己会迷路这一点并没有任何改变.
是的,我又迷路了.

            [鸣狐鸣狐!你确定是这么走吗?!鸣狐??!]
肩上的狐狸一直在询问着自己同一个问题,眸光闪烁看了它一眼终于开口——
            “不确定.”
            [……………….]
狐狸难得的沉默了.突然又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毛茸尾巴晃动起来拍上我脸颊,耳边传来它急切的声音、
            [鸣狐!你、你走进死胡同啦!!在城市里也能走进死胡同里我应该夸夸你吗!!?]
毫不留情的吐槽,看来最近把它喂得太好了….
得知走进了死胡同当然是转身返回.就在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角落里走出来一个女人——
半长头发拢在耳后,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戴着大口罩所以看不全脸,身着白裙无风自动.
            “先生、我……美吗?”
就算是这样问,也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啊….抬手捂住了狐狸准备开口说话的嘴继续刚才脚下的动作转身就准备走.
            “………………????!!!等、等等????”
女人反应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发现了我的回应居然是这样的,一改淡定模样失态的叫住了我.
条件反射的脚步一顿,侧头重又向她看了过去.
            [呀呀呀、这位女士还有什么事吗?]
狐狸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好奇心极旺盛的开口询问,倒也不怕自己会说话这件事将人吓到……因为、
这个女人、不是人类.
无论从哪里都察觉不到她做为一个人该拥有的“气”,那阴婺眼神让人寒意顿生.

            “当然有…!请回答我,我美吗?”
那女人仍然执着于同一个问题,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不要想着逃跑喔?那样的话我会剪掉您的嘴巴的,先生.”
这样狠毒心思、果然是妖怪啊.
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良久怎样也说不出答案.
            “……我看不见你的脸.”
是的,根本看不见那被大口罩遮住的脸,完全无从回答.如果随意回答的话,是对她的不尊重吧…?实在不想浪费时间,如果退到现在都没看见自己的出现会担心得哭起来吧…太糟糕了,得赶紧去接他才行.如是想着便加快了脚步转身走掉了.
惊讶的是,那女人并没有如她所说的一般追上来剪掉自己的嘴.…再好不过.

💞——————💞
因为是一点点存稿所以发的快,之后就慢啦💦💦
轻微的第一人称代入
这个裂口女小姐会很可爱哦
个人认为鸣狐是不会对裂口女小姐抱有企图的,裂口女小姐也是。所以可能写偏但绝对不是cp向!!!‖高亮。

最后,祝阅愉🌹

怪谈pa——Ⅰ.

◆.刀剑乱舞
▼.怪谈paro‖裂口女
▲.鸣狐
●.无cp向无cp向!!

◎——♤、
            “呵…哈哈哈……”
鲜少有人经过的阴暗小巷里忽的传来一阵女人的尖利笑声,隐隐的夹杂着小孩低低的呜咽声.
            “乖,好孩子.告诉我、我美吗?”
奇怪的问题问得人背脊发凉.
突然“嘶—”的一声,那女人像是被人撕开了伤口撒了盐一般,低声狠狠的咒了一句“该死!”.

◎——♧、

            “…铃铃铃、铃铃铃….”
每天早晨都被这样叫醒…….闹钟好吵.
伸手“啪-”的一下摁掉了脑袋随即撑手从床上坐了起来.快速的做好一切洗漱将赖在床上睡得死死的狐狸拎起来便出了门.
今天说好的,去机场接侄子们.

东京这城市实在是有点大.……当然这是对于自己是个路痴而言.因为不善言辞完全没有办法询问其他人得到帮助,最终七弯八拐终于是来到了机场.
啊、……他们是在等我吧.
面前整整齐齐的站了一排人.看来自己迟到了很久.
            [呀呀!各位等久了吧?鸣狐没有找到路所以来迟了真……唔唔!!!]
肩上的狐狸毫不客气的说出了自己迟到的理由条件反射的抬手捂住了它的嘴….
            “……欢迎回来.”

于是不大的公寓被刚刚好的住满了,终于不再是一个人,这样的感觉倒是不错.

于是便多了一项日课.接送侄子们上放学.
并不是因为过于的担心侄子们会遭遇什么不测,怎么会呢、他们都是精明又能干的孩子.大抵理解成是自己实在是太闲了吧.虽然一期的瞎操心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
好了第一部分完结!
没错我就是在吊胃口!

祝阅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