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辞

【朽木朝春】
楚辞生,请多指教。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目前学生党比较弧,放假后活跃啦。
欢迎各种私聊。

战火已经席卷了大半个日本,我和和子的争吵从未间断。

“那就逃到瑞士去!”
那就逃到瑞士去、那就逃到瑞士去。和子极力想要说服我离开日本,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地方逃向他国。因为战争。
“没可能,和子。”
我的回答从来没有新鲜过。

然后不顾和子的愠怒披上大衣拿起相机便出了门,将一切糟糕事都关到屋里去。
虽然说拿着一个相机,但其实我并不是什么记者之类的职业,只是一个三流的漫画从业者罢了。相机的意义在于记录、

作为扼控两峡战略要地的北海道在战争打响后就一直是敌人的重点攻略城市。连续两年的战争已经使这里伤痕累累了…

嘿!看,看——那儿!
在那些正在巡逻的俄罗斯的士兵们周围,时不时的会有一两个,或者好几个女子一起,穿着极其暴露,故意搔首弄姿的在士兵面前晃悠。士兵们不敢违背上头的指示,这些姑娘们知道,他们不能拿她们怎么样的。
她们是在用这种方式反抗。
“还是换做机器人来吧!”她们笑着。
我从她们披散的发丝、裸露的大腿与勾起的唇角间看见了光。那是比洞爷湖的烟火大会的夜空还要闪亮的光。很耀眼很耀眼、

我企图将这记录进自己的相机里。或者狠狠刻进自己的眼底也好,然后回家让和子好好瞧瞧,这是我们的日本。
我对它所抱的希望从未减少。

也许是我的行为古怪,让和子越来越无法理解,越来越无法忍受,我俩的争吵日渐增多。
“和子,你可以一个人离开的。”终于我说出了这话。
这无疑是冷酷无比的一句话。世界各地危机四伏,让一个女人独自离开名[家]为的庇护所,这太残忍。
和子的脸色一变再变最终转身回了房间,她竟连骂我的话都没有了。

在那之后我仍然时常拿着相机出门,拍拍这里拍拍那里,所以和子的不告而别我丝毫没有发现。甚至在那之前也丝毫没有看出任何她将要离开的迹象,她的衣物只少了几件,其他什么都没有变,就像是她只是出趟门而已。或许她带走了存款,我不想去查证了。

我想是因为绝望和子才这样决绝的。
我再次拿起了相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