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辞

【朽木朝春】
楚辞生,请多指教。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目前学生党比较弧,放假后活跃啦。
欢迎各种私聊。

【鹤一期/学院pa】冬天都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前后左右都是情侣,啊不,就连斜角的都是,可恶,太可恶了。

“鹤丸学长?鹤丸学长?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啊,在想谈恋爱啊…”

话刚出口鹤丸国永就后悔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声音的主人是谁。猛的抬头果不其然他看见了一期一振半惊讶半疑惑的表情,眼神里的询问意味就差凝成实质了。
鹤丸国永暗道不妙,好巧不巧让一期碰到了,赶紧抬手挠挠自己的头发尴尬的笑道:“哈哈哈是一期啊,你怎么来了?也太巧啦正好碰上我在想糟糕的事情…”

“的确是糟糕的事情。”一期一振轻轻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然后想起来自己从楼下特意上来找鹤丸的目的,眼神突然飘忽起来:“我……那个,……请问学长你周末有空吗?”
一期一振像是给自己壮胆子一样突然大声问道,着实把鹤丸吓到了,看着一期那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又忍不住想笑:“周末吗?当然是有空啦,一期是要和我约会吗♪”
“不,不是!我……!”一期一振顿时脸通红急急的解释:“是和三日月学长打赌输了所以被这样要求了!请鹤丸学长周末和我一起……”
“一起?”
“……约、………………约会!”

所以说明明还是约会嘛,鹤丸国永忍住手不去捏一期一振脸,果断的答应下来然后目送着一期一振离开。手里的自动铅笔被按得“咔嗒咔嗒”响,随手在草稿本上画了个某人的头像然后狠狠的在上面打了个叉,“切……谁让你擅自帮忙了啊臭老头。”
虽然嘴上是这样抱怨着三日月宗近的自作主张,但是上翘的嘴角毫不客气的拆穿了鹤丸国永现在的雀跃情绪。当然,鹤丸国永才不会去想为什么一期一振会和三日月宗近打赌,最后的结果很棒就对了。

“啊,在想谈恋爱啊,和一期一振一起。”心情好好的一手撑脸,鹤丸国永自顾自的将刚才没说完的话补全了。

等到放学后鹤丸国永还没来得及起身收拾课本,一串哒哒哒的急促脚步声就由远及近传了过来,最终止于鹤丸国永的身后。同时一个元气满满的声音响起——
“鹤桑鹤桑!我带男朋友来见你了哦!”
而说出来的话实在是让鹤丸国永觉得五雷轰顶。
“小贞?男朋友是…怎么回事啊!?”还有为什么会是男朋友啊?!难道已经自暴自弃的沦落为下面那位了吗??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还有还有为什么是说带男朋友来见我啊?好吧我是最年长没错啦…这种见家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鹤丸国永内心戏一刻不停,头顶布满了问号。看着在太鼓钟贞宗旁边安静而立的少年,鹤丸国永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他当初要带小贞去搞那个劳什子的“认亲”。

物吉贞宗在一旁听着太鼓钟贞宗兴奋的为鹤丸国永介绍着自己, 时不时的还点头附和一下,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有变。
鹤丸国永伸手揉上太鼓钟贞宗的头,非常恶质的将他头发揉得乱糟糟,在人抗议的嚷嚷声中笑出了声。

鹤丸国永回到家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控诉光忠带歪了小孩子,然后得到了烛台切光忠一个灿烂的微笑。
鹤丸国永认输。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的事不是秘密,鹤丸国永反倒挺羡慕他们,反观他自己和一期一振……鹤丸国永为自己的进度条叹了口气。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鹤丸国永对着衣柜发起了愁,周末应该穿什么衣服好?太正式好像也不对?……最后鹤丸国永晃了晃头仰躺在了床上,放弃无意义的纠结。一切照常就好,束手束脚的才不是他鹤丸国永的风格。
顺手从书桌上拿下日历,提笔在周末那天做下了标记——“向一期表白❤”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