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辞

【朽木朝春】
楚辞生,请多指教。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目前学生党比较弧,放假后活跃啦。
欢迎各种私聊。

【叶黄】杭州今日有雨

刚下飞机不久,天就开始淅淅沥沥的飘起雨来,在要不要买伞的问题上根本不做纠结,叶修抬手拢了拢衣领子,快步离开了机场。

等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快中午,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哎,小妹儿,老板娘呢?”叶修一手胡乱擦着被细雨打湿的头发一手屈指在前台轻敲两下,出声问了前台小妹。
前台小妹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看韩剧,听了声音抬手见是叶修一脸恍然的喔了一声,“是叶哥啊,陈姐应该在无烟区哪个角落吧!”小妹话刚说完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神神秘秘从柜台里边探出半个身子来凑在叶修耳边小声道,“哭着呢。”
“哟,哭着呢?谁敢让我们老板娘伤心呐!”叶修听了半惊奇的问道,小妹摇摇头,说这她就不知道了。

最后叶修在C区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陈果,怀里捧着一包纸时不时抽一张出来就往通红通红的眼睛鼻子上一顿抹,肩膀也在微微的抖,叶修拍拍有点湿了的外衣然后往她旁边一坐,“哭着呢,怎么了这是?”
陈果起先没听见他话,在那儿一个劲儿的哭,直到叶修无奈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才让她回神,谁想转过头来看见是他开口第一句就是“他怎么也退役了啊!?”
叶修一下子没恍过来,扭头看了陈果屏幕才明白过来,联盟剑圣黄少天宣布退役。叶修一下子笑起来,“这不很正常嘛,他也老大不小了不退役干嘛?”
“可是和他同一时期的喻文州张新杰这些,还有沐沐,他们不都还在吗?怎么他先走了啊?”陈果一边嘟囔一边又扯了一张纸狠劲儿擦眼泪,大概是哭得有点狠了,声音沙哑,还瓮声瓮气的。
“这个啊,很正常啊,喻文州张新杰他们这种搞战术的和黄少天这种主攻手区别还是挺大的,我看黄少天这几次比赛的确感受到了他状态下滑,不过这小子退得倒是干脆。”叶修在一边支着脑袋一边给陈果说,末了挑眉对陈果喊委屈,“嗨我这刚从B市过来老板娘你都不先欢迎我,黄少天退役看把你伤心得。”
“我只是觉得……黄少天都走了之后是不是大家都会走光了……这样一想就难过嘛!”陈果发泄似的蹂躏起手中的纸团,转头用红彤彤的眼睛盯着叶修看,“你不说我还忘了,你怎么来了?”
“迟早的事,舞台总要留给年轻人。”叶修眉眼微垂,轻声道。“喔,我回家之后老头儿让我跟着叶秋在公司干,我没太大兴趣,就来你这儿找点事儿做。”叶修又笑起来,有点猥琐,“现在队里指导是老魏吧?哥来抢他饭碗咯。”
“抢饭碗这种事你自个儿去和老魏抢去,我可不管。”陈果闻言摆摆手示意叶修自个儿去找老魏,别打扰她继续伤感。叶修听了也起身就往外走。
“那我先去上林苑啦老板娘你慢慢哭嘞。”
“去去去嘴碎吧你。喔对了!君莫笑在沐沐那儿,目前来看那账号除了你估计是找不到人可以用了,你留着吧。”
叶修头也不回向后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也不管陈果看没看见。

出了网吧微凉的雨点就往叶修脖子里钻,这雨还是淅淅沥沥的,没转大也没见停,叶修缩缩脖子继续往前走。
还没进门就先听见了里面魏琛的大嗓门,也不知道是这公寓隔音不行了还是魏琛太行了,叶修一边想一边敲门。开门的是苏沐橙,见是叶修惊讶的咦了一声,堵在门口就开始问东问西直到里面方锐问门口是谁。
嘘寒问暖这种情况在叶修与这群队员之间好像是不存在的,而魏琛知晓了叶修的来意后更是嚷嚷着要叶修出去。

“嚷什么嚷什么,哥这不是给您老人家分担压力嘛!”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胡扯,然后往苏沐橙那边去取了账号卡顺道就在她旁边的空位上上了游戏,间隙间瞅见了苏沐橙也在看黄少天的退役新闻发布会,心下微动问了句,“直播?”
“回放,昨天的事儿,没来得及看。”苏沐橙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屏幕,突然身子一正满含笑意的道,“少天这一走文州可就寂寞了。”
“叫你别跟戴妍琦瞎混。”叶修抬手在苏沐橙脑袋上一拍,“他这一走,整个联盟倒是清净了。”苏沐橙连忙捂住自己的头抗议说才没有瞎混,抬头见叶修从怀里掏了烟出来就准备点上,连忙把他赶到窗边去,让他抽完了来。

叶修笑笑不做言语,缓步来到窗边点了烟叼上。窗外天空灰蒙蒙一片,一点没有大中午的样子。雨继续下,和着风越过窗台打在他脸上,带着丝丝泥土的气息。叶修伸手在衣兜里掏掏找出了手机,是之前国家队集训时苏沐橙执意要他买的。
叶修盯着窗沿眸子微动,半响后呼出一团白烟来,在烟头忽明忽暗的烟雾中将手机举到了耳旁——

“退役了?”
“没什么事儿,H市今天一直在下小雨,你那边呢?”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