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辞

【朽木朝春】
楚辞生,请多指教。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目前学生党比较弧,放假后活跃啦。
欢迎各种私聊。

夜雨声烦烦烦烦烦——!

归个档,名朋5120夜雨声烦
名朋的小伙伴找我玩啊
吃王夜,一夜也是可以的!(一枪穿云一叶之秋都没问题!
私心黄少天tag



*关于自己

“啊?你说我话多?哎哎哎你搞错了话多的我的mas!对对对黄少天!嗯嗯我还是习惯叫他黄少的。
“黄少的垃圾话我学不来的!真的!相比起垃圾话我更喜欢战斗!刃锋划入肌骨发出美妙的撕裂声,剑身沾染上绝妙的淋漓鲜血,战斗的一切都是我喜欢的。
“我去百花缭乱你闭嘴!!你才变态你的百花式打法才是!好看个什么啊闪死了!!喂——!去你的居然突然向我丢手雷你也太没节操了吧!!!
“咳…!正经自我介绍呢百花缭乱你离我远点。

“………………王不留行你说谁话多。”



*关于王不留行

和王不留行聊天真是讨不到一点便宜。

那家伙对着我说话总是语气不善,他说这是因为我摧残掉了他许多魔植。呸,我信个鬼,多久前的事儿了,真记仇。

他说有一次因为我在他那里待了一整天,导致他的一株魔植都焉了。我没明白这关我啥事,他告诉我说是因为我话太多。
我说你们魔道学者虽然是搞科幻工作的,但也不带这么诳人的吧。结果他看都没再看我一眼对我说了句、
我这是魔植,你以为?

上次去他那里结果不小心削了他一棵植物,理亏,被他用扫把撵了出来。然后我抬头就看见他在门上挂了个牌儿,夜雨声烦不得入内。
不对啊这哪儿来的牌儿?我觉得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瞧他那一气呵成的动作,肯定预谋了很久!
于是我决定先回蓝溪阁,等他揭了牌儿我再过来骚扰。



*关于一枪穿云

我很喜欢和一枪穿云聊天。他话不多,但是会十二分的专注聆听我说的每一个字。
有时候我说着说着得不到他的回应,转过头去就见他一手抵着下巴,眉微皱起,倏的又舒展开去,然后抬眼来看我,声音温软的回我一个嗯。
其实我有时候也就说些有的没的废话而已。这人每次都是这样,认真听了再认真想,最后再认真的回应我。



*主人

一叶之秋换了主人。

那天他往我们蓝溪阁跑,来找索克萨尔干架,结果没碰上,索克萨尔带队去了,我留守。我说一叶之秋你也太不厚道了,你伤心干啥来找我们队长撒气。
之后我俩就打起来了。打到一半他突然开口问了我一句,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主人不再是黄少天?

突然这么一问搞得我有点懵,然后就被他一个天击给戳中了,接着又是一串连击,残了血。我连忙挥着冰雨给他砍回去,倒是忘了去思考那问题。之后索克萨尔回来问的时候才想起来。

坦白说我真没想过我的主人不是黄少了之后我会怎样,可能会去找一叶之秋打回来,也可能拖着索克萨尔去大醉一场,说不定还会大着胆子去砍王不留行几棵魔植。
不过现在黄少就是我的主人,他正值当打之年,我想那么多干嘛。



*关于黄少的气泡

我觉得黄少的垃圾话还是少一点比较好。每次话太多导致气泡过大别人都看不见我英俊潇洒帅气的脸了!

上次去霸气雄图找百花缭乱瞎唠嗑,结果在他面前站了半天他楞是没反应。我还在想不对啊我这凑得都快贴他面上了怎么会看不见呢,他突然一脸恍然的喔了一声然后开始骂骂咧咧,靠夜雨声烦你来了怎么不出声啊搞得我差点没认出来!

………………我靠原来我不说话你就不认识了啊?!对手爱呢我一冰雨砍死你啊!!!



*感冒

奇了怪了我身体一向很好居然感冒了。索克萨尔建议我去买点药,于是我寻思了一下,抬脚往中草堂去了。

“大夫,抓点感冒药呗。”
“没有,请回。”王不留行冷漠的声音从屋子里飘出来,看样子是没打算给我开门,准备让我杵门口吹冷风。好恶毒这人!
于是我一屁股坐在了他门口,然后开始不停絮叨——

“我说王不留行这牌儿你准备啥时候揭?”他门上还吊着上次轰我出去时挂上去的牌儿,写着夜雨声烦不得入内那个,看样子他是不打算揭下来。
…他不理我。

“我王不留行,我可是病人!”
“你们中草堂怎么会没有感冒药?”

“那你们蓝溪阁是不是武事堂?少林寺?”
你信不信我破门而入。



*来个穿越

究竟是谁说的穿越这事儿忒浪漫的?你来试试被板砖拍个正着啊!

这次不走运,抢boss和兴欣对上了。混战开始后我就悄悄摸在了一旁等待时机,流云在前面冲杀,帮我分散敌人注意力。结果谁知道人群中迎着我就冲过来了一个人,顺着一把抛沙就给我丢了过来。我去我躲得这么好怎么会被人盯上的?连忙闪开了攻击又转了头去,一看那人模样,包子入侵。靠,肯定是君莫笑那混蛋玩意儿派来的!
之后就打在了一起,就当我预判他要一个膝袭过来,连怎么对付都想好了的时候,一板砖就着脑门子给我拍了过来。不是??我说臭小子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着调啊?!来不及闪避只能硬吃,好死不死50%的晕眩触发。靠。

眼前一黑,结果脑补的各种拳打脚踢都没有招呼过来,连耳边杀杀打打的声音都没了,我还听见了姑娘的声音!没有错肯定是姑娘!
一睁眼世界都变了。我记得我们抢boss明明是在野外的这怎么一下子变成城市了啊?等等等等姑娘们你们干嘛对着我拍照?
我抬手想要捂个脸装装羞涩,哎我去,姑娘们拍得更起劲儿了。

不是??我这是到啥地方了啊?

朝四周望了望终于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一个标志。——身后的建筑物有个眼熟的标志,就跟王不留行挂他们中草堂大门上的标志一模一样,旁边还有一排字,是王不留行以前有说过的微草俱乐部。完犊子,我这是掉进敌人大本营了吗?
仔细想想王队应该能够帮帮我,总比这样杵在大街上好。一路过去又被不少人拉着合影,嗯嗯嗯照吧照吧姑娘们真可爱。

然后就被门口一脸凶相的人给拦住了…。嘴皮子都快给我磨破了,他楞是不让我进去。
“喂别太过分了!!我又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找王队啊让我进去一下下就好啊!!别挑战我的耐心啊你!!!”
“你找我?”我刚嚷完身后就传来了声音,转头一看,是个大小眼,照黄少说的那这人应该就是王队了!

结果我还没开口,一个熟悉的声音先从王队旁边响起——
“我靠靠靠靠靠夜雨声烦?!!!我说刚才游戏里你怎么不动了,没想到你居然跑出来了!!你咋跑出来了啊刚刚的boss就这么被叶修那群混蛋抢走了啊你知不知道!!”
……黄少你好过分,委屈。

“我也不知道…被板砖拍了之后就掉在了那边大街上。”我抬手指指对面的街,再转视线看着黄少,企图用眼神控诉他。
“问题解决了就好,期待明天与你们的比赛。”
“王队客气了。好了少天,问题的原因也找到了,难得见到夜雨声烦本尊,你们好好聊聊。”
我觉得要不是喻队在一旁镇着,黄少早扑上来咬我一口了…。

不过也就当时。黄少还是最好的mas!他带我去吃冰淇淋,还给我一张账号卡让我玩荣耀,说是作为他的账号卡,应该很强才对。
事实证明我能挥动冰雨却无法驾驭键盘鼠标。
最后是被黄少举着夜雨声烦,也就是我自己的账号卡,啪嚓拍上我脑门子把我送回去的。那动作跟包子入侵挥板砖似的,一股子流氓劲儿。



*关于索克萨尔

第一次见到索克萨尔是在一场boss战里,我摸在蓝溪阁的精英团里猥琐。
那时候的索克萨尔比现在猥琐不知道多少倍,后来他有跟我解释说受主人影响嘛,我不太信。一叶之秋老说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我又一直觉得心脏的都挺猥琐的,你看看一叶之秋。
咳,回归正题。没过多久后我就跟着索克萨尔混吃混喝了。嗨,还真别说,跟着他混待遇真好,又有boss抢,又有一叶之秋可以打。

后来他换了主人,主人斯文,他也跟着装斯文。前期装得不够味儿,整个一斯文败类。想要骂脏话又极力忍住挤微笑的便秘表情看的人挺怵。
再后来我和他一起登上了赛场,要打败的对手好多啊!我记得第一次比赛的赛前,索克萨尔有问我咋话突然变少了,我是放屁我话一直都很少好吗。他不置可否的对我笑,说有我在呢。
他倒没食言,那之后他就一直在我身后、那词儿怎么说的来着,哦对,运筹帷幄。

听黄少说外面的人好像称我们为剑与诅咒来着。嗯,挺帅气的嘛,本剑圣喜欢!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