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辞

【朽木朝春】
楚辞生,请多指教。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目前学生党比较弧,放假后活跃啦。
欢迎各种私聊。

一个求助,求大嘎看看我!!

救救孩子!!!

妄想论断:

emm是这样,空间正在更的韩叶二十六字母系列遇到了大难题!💦💦不知道接下来的字母该怎样选择了!虽然也很想直接拿着英文字典随便翻,但是对于写作的内容其实会有一定程度的阻碍……所以,希望大嘎帮帮忙点单词我写!


目前是写了A字母,本来是约好了和朋友一起,他给我字母,结果因为一些原因现在没有办法了…。


在这里稍稍说一下大概的设定!↓↓↓


叶修:拿钱办事的暗杀者,目前受委托于喻文州,在青楼作眼线,卖艺不卖身,弹琴的(琴音有暗语,喻文州接取消息就是去青楼听琴)


韩文清:江湖人士,不常出门(下山?emm本来想的是华山少侠,可能也需要改改,不太碍事)一次被师兄们强行拉去青楼然后刚好碰上了叶修的表演,直男韩内心动摇,第二次去从后院翻墙进去然后遇到了叶修,是第一次两人正式见面。大概各种剧情然后后来知道了叶修身份之类的嗯嗯嗯。


喻文州:新上任皇帝,根基尚不稳固背地里很多人想搞他,所以派有很多眼线,逐步铲除异己。是很得民心的皇帝,为人温和却也不乏狠厉手段。


黄少天:禁卫军统领,和喻文州关系要好,经常跑喻文州书房里骚扰他做公务之类的,喻文州外出一般只黄少天一人陪护,目标小又刚刚好。


叶修所在青楼是京城最大的青楼,艺伎也是个顶个的优秀,虽说朝廷官员一般在自己府邸有培养一批艺伎,也不乏各种朝廷官员来此处寻欢作乐(到底外面的比家养的好?)


有官员会点叶修包/夜之类的,当然,只是卖艺,关了门谁也不知道,所以叶修对于目标人物为非作歹得厉害,要么先灌醉了套情报,实在不行的直接揍了再说(?)有时候喻文州会直接把叶修包/夜(?)听他报告情况,而且黄少天一般也跟着一起,而且每次这三人时,叶修屋子里就会传来些乒乒乓乓的声音,所以青楼里有流传“叶公子还爱搞3P”这种传言,实际上只是该说的都说了之后黄少天骚扰叶修和他打一架练手而已,而喻文州就坐山观虎斗样儿。


【高亮】
大家带单词来的同时阔以直接点出结合这个单词想看什么样儿的剧情!跟着↑以上大致走就OK!这个情节我没想什么细节,交给各位哇!就当做是点梗吧!


cp向主韩叶!微喻黄,emm我更倾向于喻黄友情向!


球球大嘎了!!!!

【叶黄】杭州今日有雨

刚下飞机不久,天就开始淅淅沥沥的飘起雨来,在要不要买伞的问题上根本不做纠结,叶修抬手拢了拢衣领子,快步离开了机场。

等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快中午,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哎,小妹儿,老板娘呢?”叶修一手胡乱擦着被细雨打湿的头发一手屈指在前台轻敲两下,出声问了前台小妹。
前台小妹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看韩剧,听了声音抬手见是叶修一脸恍然的喔了一声,“是叶哥啊,陈姐应该在无烟区哪个角落吧!”小妹话刚说完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神神秘秘从柜台里边探出半个身子来凑在叶修耳边小声道,“哭着呢。”
“哟,哭着呢?谁敢让我们老板娘伤心呐!”叶修听了半惊奇的问道,小妹摇摇头,说这她就不知道了。

最后叶修在C区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陈果,怀里捧着一包纸时不时抽一张出来就往通红通红的眼睛鼻子上一顿抹,肩膀也在微微的抖,叶修拍拍有点湿了的外衣然后往她旁边一坐,“哭着呢,怎么了这是?”
陈果起先没听见他话,在那儿一个劲儿的哭,直到叶修无奈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才让她回神,谁想转过头来看见是他开口第一句就是“他怎么也退役了啊!?”
叶修一下子没恍过来,扭头看了陈果屏幕才明白过来,联盟剑圣黄少天宣布退役。叶修一下子笑起来,“这不很正常嘛,他也老大不小了不退役干嘛?”
“可是和他同一时期的喻文州张新杰这些,还有沐沐,他们不都还在吗?怎么他先走了啊?”陈果一边嘟囔一边又扯了一张纸狠劲儿擦眼泪,大概是哭得有点狠了,声音沙哑,还瓮声瓮气的。
“这个啊,很正常啊,喻文州张新杰他们这种搞战术的和黄少天这种主攻手区别还是挺大的,我看黄少天这几次比赛的确感受到了他状态下滑,不过这小子退得倒是干脆。”叶修在一边支着脑袋一边给陈果说,末了挑眉对陈果喊委屈,“嗨我这刚从B市过来老板娘你都不先欢迎我,黄少天退役看把你伤心得。”
“我只是觉得……黄少天都走了之后是不是大家都会走光了……这样一想就难过嘛!”陈果发泄似的蹂躏起手中的纸团,转头用红彤彤的眼睛盯着叶修看,“你不说我还忘了,你怎么来了?”
“迟早的事,舞台总要留给年轻人。”叶修眉眼微垂,轻声道。“喔,我回家之后老头儿让我跟着叶秋在公司干,我没太大兴趣,就来你这儿找点事儿做。”叶修又笑起来,有点猥琐,“现在队里指导是老魏吧?哥来抢他饭碗咯。”
“抢饭碗这种事你自个儿去和老魏抢去,我可不管。”陈果闻言摆摆手示意叶修自个儿去找老魏,别打扰她继续伤感。叶修听了也起身就往外走。
“那我先去上林苑啦老板娘你慢慢哭嘞。”
“去去去嘴碎吧你。喔对了!君莫笑在沐沐那儿,目前来看那账号除了你估计是找不到人可以用了,你留着吧。”
叶修头也不回向后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也不管陈果看没看见。

出了网吧微凉的雨点就往叶修脖子里钻,这雨还是淅淅沥沥的,没转大也没见停,叶修缩缩脖子继续往前走。
还没进门就先听见了里面魏琛的大嗓门,也不知道是这公寓隔音不行了还是魏琛太行了,叶修一边想一边敲门。开门的是苏沐橙,见是叶修惊讶的咦了一声,堵在门口就开始问东问西直到里面方锐问门口是谁。
嘘寒问暖这种情况在叶修与这群队员之间好像是不存在的,而魏琛知晓了叶修的来意后更是嚷嚷着要叶修出去。

“嚷什么嚷什么,哥这不是给您老人家分担压力嘛!”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胡扯,然后往苏沐橙那边去取了账号卡顺道就在她旁边的空位上上了游戏,间隙间瞅见了苏沐橙也在看黄少天的退役新闻发布会,心下微动问了句,“直播?”
“回放,昨天的事儿,没来得及看。”苏沐橙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屏幕,突然身子一正满含笑意的道,“少天这一走文州可就寂寞了。”
“叫你别跟戴妍琦瞎混。”叶修抬手在苏沐橙脑袋上一拍,“他这一走,整个联盟倒是清净了。”苏沐橙连忙捂住自己的头抗议说才没有瞎混,抬头见叶修从怀里掏了烟出来就准备点上,连忙把他赶到窗边去,让他抽完了来。

叶修笑笑不做言语,缓步来到窗边点了烟叼上。窗外天空灰蒙蒙一片,一点没有大中午的样子。雨继续下,和着风越过窗台打在他脸上,带着丝丝泥土的气息。叶修伸手在衣兜里掏掏找出了手机,是之前国家队集训时苏沐橙执意要他买的。
叶修盯着窗沿眸子微动,半响后呼出一团白烟来,在烟头忽明忽暗的烟雾中将手机举到了耳旁——

“退役了?”
“没什么事儿,H市今天一直在下小雨,你那边呢?”

【叶黄】哥居然被掰弯了。

“认真训练别去看黄少天!”
这是叶修这几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至于原因,就要从那晚聚会说着走。
黄少天喝醉后骚扰叶修,之后蹭着蹭着就睡着了,还扒拉得紧,那晚硬是让叶修提前结束了游戏去休息了,拖着黄少天一起的。谁知第二天等叶修起床后发现,来庆祝的人都走了,黄少天还在。
“唷,该不会是在等哥送你吧少天大大?”叶修想也没想直接撵人。
“……………………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个不要脸的居然就这么撵我走!!我在这儿多待几天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老板娘等没意见你的意见不算数!”
黄少天喝醉了不会断片,原本大早上起来了还处在“莫名其妙给叶修表白了”的尴尬中,结果叶修开口才一句话就让他将那点扭扭捏捏的小羞耻心抛到了脑后。都是大男人,告个白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黄少天这样想。之后黄少天就赖在了兴欣,理由是“反正工作已经请假了,在这里玩几天当度假。”
而黄少天的目的也挺明显的——把叶修追到手!既然发现了自己喜欢叶修,那就追呗,他黄少天可不是小姑娘,既然一时失口告白都干了,那追个人完全没什么干不出来的,对象是男人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叶修就惨了。
黄少天时不时的就跟着叶修去看青训营的后辈们练习,导致大家围观剑圣以至于分心。腐女的力量是强大的,叶修旁边的位置陈果果断的让给了黄少天来坐,于是叶修耳根子不清净了,黄少天不仅天天嚷嚷着“喂喂喂本剑圣喜欢你啊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还要冷不丁的在叶修脸上来个偷袭,最近的一次黄少天凑过去一下子印在了叶修唇角上,吓得叶修手一抖游戏里角色也连续两个抖动跟抽搐似的,黄少天还很没脸的嘲笑起来。

“过来帮忙刷个boss。”叶修这边得了斩楼兰的消息,一下子三个boss刷新,想要都兼顾还真有点难,边上就坐着这么个大高手,如果不用起来那就不是叶修了。
“好啊好啊哪儿的?”刷boss这种事黄少天当然不会拒绝,和叶修一起刷boss这种事现在的黄少天当然更是不会拒绝。
最后分配下来的结果是叶修带两个公会黄少天带两个公会,兵分两路。
“我次奥!!干嘛一下子刷那么多boss啊!!”黄少天怒。
“boss多挺好的啊!”
“其实我们可以两个人去抢一个boss,这些人合起来去另一边。”
“输出不够啊少天大大!”
“……………………”
黄少天不说话了。叶修偷闲看了眼那边黄少天的屏幕……惨,太惨了,黄少天跟砍萝卜似的在哪儿疯狂砍砍砍,还带着一堆文字泡嘲讽。
叶修从那惨不忍睹的屏幕上移开了视线,落在了黄少天的脸上。游戏打得激动导致身体一晃一晃的,刘海也跟着一晃一晃的,眼睛盯着屏幕上的目标转动,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彰显自信。嗯,认真的黄少天看起来挺可爱的嘛。叶修心想。
随即又想起来上次因为黄少天的偷袭而搞出来的抽搐,叶修眉目一沉,头一歪就往黄少天那边靠了去,就像黄少天多次对叶修做的一样,叶修一个亲吻落在了黄少天脸上,还伴随着一句调侃——“打这么狠不会是想着一会儿还奔过来和我共同战线吧?”
黄少天的手如叶修所愿的操作失误,一个剑客大招就这么浪费了,紧接着叶修就看着黄少天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一手指着叶修一手捂住脸,卡了半天说不出来。
“发什么楞呢你快被围死了啊少天大大。”这边叶修早就坐正了身体,抬下巴指指黄少天屏幕示意他再发愣可就要挂了的事实。黄少天连忙坐下来抢救,不过眼神时不时就往叶修这边瞟。

最后黄少天这边比叶修先收工,这也的确多亏了黄少天最开始那怒气满值的砍杀。所以黄少天开始正大光明的盯着叶修看,越看脑袋就凑的越近……
“再凑过来就要撞屏幕上了少天儿。”黄少天被那句“少天儿”喊得一愣,这边叶修已经转过了头,原本操纵鼠标的手摁上了黄少天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上去,这次终于不是擦边球的偷袭,黄少天觉得嘴里弥漫着很大一股烟草味,让人发晕。

“大神!!?你怎么不动了啊大神!”
“快快快把大神那边的空当补上!”
“大神受到攻击了啊快快快牧师!!”
最后叶修耳机里的咆哮传进了黄少天耳中。

——————
“老叶你要被围死了。”
“呵呵,怕啥,这不还没死嘛。”

【叶蓝】叶神,今天我生日。

许博远感到很郁闷。至于原因,他瞟了一眼屏幕上晃来晃去的彩色身影不想说话。
挂在墙上的钟时针指向十,已经十点过五分了,再过一个小时五十五分钟就是许博远的生日。嗯,现在还有一个小时五十四分钟。
许博远看着那晃动的人影又一次叹气。

游戏里的同伴已经招呼开了,笔言飞他们本就和他是在同一地方工作,早在上午的时候就已经神神秘秘的了,说着什么“生日这种日子虽然咱老蓝是老大不小了但是也得有礼物不是?”然后几个人背着他也不知道在筹备什么surprise。
许博远的确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过了二十几个生日了不能说是腻了但是也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满是兴奋劲了,就好比现在,他仍然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但是今年不同,有一点不一样了。
原因还是屏幕是那个人影——君莫笑。

他和叶修的关系早已经确定,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许博远的生日。
有了恋人果然还是不一样,许博远心想。他已经期待了一整天了,更甚至是两天前,三天前,一星期前,他就在期待了。
时间就快到了。

还有一个小时,他听见身后传来砰的声响,转过头去就见一片彩带就呼啦啦兜头兜脸的落来。网游工作,工作室内灯光本就暗,许博远瞅见不远处有微光闪烁,向着他这边缓缓移过来,近了发现是蛋糕,不特别大,上面象征意义的插上两根蜡烛,毕竟插二十几根太多了些。没有想象中的喧闹,不知道谁起的头,他们唱起来生日快乐。
许博远的眼里映着蜡烛的微光,他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有点感动。

“祝我们一直以来沉稳可靠的蓝桥生日快乐!”
“又老了一岁了老蓝,之后也要一起并肩战斗啊!”
“蓝桥生日快乐啊,大老爷们的咱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但是!非常高兴认识了你这么个家伙啊,兄弟!”

在各式各样的祝福声中房间的灯大亮,许博远终于看清了那个蛋糕,上面写着“阿远生日快乐”,边上还画了一个笑脸,有点歪了,字也写得丑丑的。许博远将心中的那点失落放在了一边,笑着回着谢谢一边切了蛋糕。

等到每个人的脸上都被恶作剧的蹭满了奶油,这场庆贺终于结束。许博远一边吃着还没消灭完的蛋糕一边操纵着鼠标准备游戏,他们篮溪阁因为他的生日,刚刚的boss争夺战中精英们全部缺席,算是吹了。事实上有君莫笑在,这boss归属悬念不大。许博远等着最后五分钟过去,十二点过后有一些每日副本刷新,他准备去消耗一下副本次数。在神之领域里这些每日副本价值不太大,睡不着,当打发时间。
还有最后两分钟的时候,许博远这边游戏中有人来了消息,点开一看,君莫笑——
“干嘛呢?”
“副本门口等着刷新。”许博远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叶修,心中不免有点小期待,这还有两分钟不是?接着叶修过来的消息让许博远有点不懂了,
“你下来。”
“??”
“楼下,下来呗赶紧的。”
“!!叶神你意思是?!”

话到这里就断了,系统提示君莫笑已经下线,许博远有些惊疑不定,一面起身就往外跑,跑出去老远才想起来朝这边喊了一句“大春我有点事一会儿回来!”
许博远工作的工作室附近网吧不少,他刚跑下楼就看见了对面网吧门口站着一个瘦高身影,头低着看不清脸,嘴里叼着根烟,烟头火星忽明忽灭,一件大衣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里面一件立领毛衣,穿得一点不讲究。约摸是听见了脚步声,那人抬起了头,深色的眸子在街头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随后他抬手取了快燃尽的烟头,在撵灭烟头再将它丢进垃圾桶的时间里向着许博远招呼着——“没想到你这么快啊,这么想哥啊。”

“谁、谁想你了!?”许博远一边反驳一边朝着叶修那边快步走去,等他走近了还没来得及开口说点什么就被叶修拉进了怀里,他感觉脸上传来点点温热,叶修的脸也就此放大——
“喂——!??”
“奶油。我说刚才抢boss你们篮溪阁突然焉了,原来是在偷吃蛋糕呢。”
叶修的语气依旧懒散,可这在许博远听来实在是迷惑性极强且无解的药,许博远一瞬间有些失神,朝前主动蹭了蹭叶修的脸,然后窝进了他的怀抱,随后开口,声音闷闷的,
“叶神你怎么来了?”
“哦,这不为了给咱小蓝过生日嘛,我在这网吧待了一天就等这最后一分钟呢。”叶修一边笑着说,一边扯起自己宽大的风衣将许博远紧紧裹在自己怀里,许博远出来的急,外套都没拿,他怕他冻着,大冬天儿的夜晚寒气重。
许博远被抱着也不动弹,头埋得更进去了,这次的说话声里还有一点委屈——“我还以为叶神你不知道…”
“哪能啊,你看我这不提前就候着呢嘛。”叶修低低的笑,然后抬起一手摁上许博远的后脑勺让他抬起了头。
视线对上的一瞬,许博远看见了叶修只在面对荣耀时所拥有的专注,有过之无不及。叶修就这样看着许博远,良久终于出声,声音出奇的低沉沙哑——

“生日快乐啊远儿。”

【叶黄】恋爱吧黄少!

黄少天最近似乎是发现了新大陆,整天泡在网络里不出来。
黄少天迷上了同人文。重磅消息被蓝雨众人知道了之后对黄少天表示了嫌弃,黄少天很委屈。他很想解释这真的不怪他!!自从宣布退役之后他就变得很闲,虽然也经常去网游里作妖,但是毕竟也是开始老老实实工作的人了,所以、工作的时候真的是特别无聊,特!别!无!聊!!所以就入了同人坑一去不复返。

黄少天发现现在的妹子都特别可怕,瞧瞧同人文tag什么“叶蓝”“叶王”,苍天饶过谁,老叶是做了什么??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名为“叶黄”的tag。
黄少天表示他真的只是好奇才点进去的!!

不过身为正主,看着那些作者尽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写些与他还有叶修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他看得可开心。只是看了好多好多同人文的黄少天发现,妹子们大部分喜欢写下这么个意思是句子——
“叶修喜欢喊黄少天‘少天儿’,带着一分懒散,一分宠溺,喊得黄少天兵荒马乱。”

慌乱???还宠溺??老叶吗??黄少天表示不相信。果然完全不能理解妹子们的脑回路。

过了没几天叶修突然给黄少天来了消息,让他们这些退役选手去兴欣,大家一起聚聚。黄少天当时就乐了,这肯定是苏妹子说的,叶修哪里想得到这么多。
那晚到场的人不少,兴欣的都在,韩文清、张佳乐等等等等都来了,这一晚兴欣网吧直接被他们包场。陈果说,难得聚一聚,当然要尽情嗨了!

黄少天他们到的时候大家都嗨起来了,都是熟人黄少天哪里有什么见外,直接上去加入了“疯子阵营”,其实就算是不熟他也不会见外的。
再之后的黄少天就有点记不清了,他只知道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犊子灌了他整整一瓶酒。于是他黄少天!联盟伟大的剑圣!光荣的!喝醉了。
倒也庆幸,黄少天喝醉了并没有发酒疯,反倒比平时更安静了不少,彼时正倚在一个椅子上瞎晃着脑袋,好像是在找什么人。然后他的目光就锁定了叶修。

“喂!老叶!”黄少天喊。
“……”叶修戴着耳机想要假装没听见。
“老叶你别装!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你肯定听见了!”黄少天不依不饶。
“……”叶修再次无语,然后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要和醉鬼一般见识,然后转过了头去问,“干啥干啥没看哥忙着呢。”

“老叶啊,叫我一声‘少天儿’来听听呗?”黄少天有点稀里糊涂的想起来他看的那些同人文,于是想要趁机验证一下。
可这话听在叶修耳朵里着实有些怪异,他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伸手先是取下了头上的耳机,然后掏了掏耳朵,再然后看着黄少天,有点惊悚——“你再说一遍?”

“我说!‘少天儿’!叫我‘少天儿’!欸我说老叶你是不是傻了,还是听力下降了,我跟你说这样可不好打游戏的时候……”

“好好好——少天儿,快闭嘴。”
叶修连忙开口打断了黄少天的垃圾话继续外溢,声音没什么波澜,有点急促,还带点嫌弃。
黄少天硬是从里面听出了点其他。
长期吸烟导致声音低沉沙哑,以一贯的散漫作底,辅以一点少有的认真神情,唇齿开合间念出的名字,舌尖抵上牙齿发出最后的儿化音。叶修说,“少天儿。”

黄少天突然有些相信那些同人文所写的句子了,因为此刻他感觉他的心跳快得有些不正常,血气翻涌快要窒息。
自己肯定是喝醉了所以产生了幻觉,产生了感知错误。这样想着,黄少天挪着步子在叶修嫌弃的眼神中往他身上蹭去,嘴里还在不停的嘟嘟囔囔——
“错觉错觉错觉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呢老叶你说是吧!所以说肯定是错觉吧本剑圣一定是因为喝多了才变傻了吧??哎哎哎所以说叶修你喜不喜欢我啊?不对我这么问干嘛我可没说我喜欢你啊!………………”

“少天儿,快闭嘴。”

[叶蓝]醋

…敏感词问题死活发不出来,走链接吧(……)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80569410940556

链接评论处取↓↓